7月份单月39家险企被罚超1600万元

 炮姐   2018-08-04 20:14   19 人阅读  0 条评论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苏向杲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专业中介家数最多财险公司罚金占比逾六成


今年下半年以来,严监管持续。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7月份单月,银保监会共处罚39家险企,包括25家专业中介机构(含保险经纪公司),11家财险公司,3家寿险公司,此外还有1家银行兼业代理机构也被罚。这40家机构合计被罚1644万元。


尽管被罚专业中介机构数量占多数,但财险公司罚金却占了“大头”。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7月份银保监会合计对11家财险公司罚款约1040万元,占比达到63%,其中有4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797万元,占比近五成。


罚金位居第二位的是专业中介机构,7月份银保监会对专业中介罚款达427万元。而银保监会对寿险公司与兼业中介的罚款金额较少,合计不足200万元。在监管部门对寿险公司产品研发、销售等环节严监管后,寿险公司违规行为明显减少,专业中介罚金升至第二位。


11家财险公司


被罚超千万元


龙头财险公司的罚金依然占据了保险行业罚金的绝大多数。统计数据显示,7月份银保监会合计对11家财险公司罚款约1040万元,其中有4家头部财险公司合计被罚797万元,占比近五成。


以单笔处罚金额最多(单笔处罚超过100万元)的某上市公司旗下财险公司为例。内蒙古保监局披露的信息显示,经查该财险公司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存在以下违法行为:


一是编制虚假资料。2017年该公司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不实列支宣传活动费30万元、燃油费17.16万元,合计47.16万元,用于发放业务人员维护费用以及业务激励费用。


二是虚构中介业务。该财险公司将与其合作的代理机构业务虚挂至其他个人代理人名下,并通过个人代理人将手续费转支付给实际合作代理机构,合计保费80.61万元,手续费31.1万元。


实际上,《证券日报》记者对上述11家财险公司处罚原因梳理显示,财务数据不真实(包括编制虚假资料)、给予投保人合同外利益等为今年以来财险公司被罚的重灾区。


再以合计处罚金额最高的另一家上市险企旗下财险公司为例。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该财险公司10家分支机构(分公司、支公司)被多地保监局合计罚款300余万元,罚款原因也集中在虚列费用、编制虚假资料、给予投保人其他利益。


车险拼费用


竞争白热化


实际上,无论是虚列费用、还是编制虚假材料,均与财险公司在车险市场的“拼费用”不无关系。


年初以来,监管压力倒逼财产险公司强化费用管控,银保监会(不含地方监管局)针对险企违规经营累计开出42张监管函和25张行政处罚书,尤其关注财车险等财险销售端的市场乱象,共计约31家财产险公司受牵连。


就今年财险处罚频发的情况,东北证券研报认为有以下三大原因:其一,车险是红海市场,险企间的手续费竞争尤为激烈;其二,商车二次费改落地后,部分险企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将赔付节省的费用转投销售环节;其三,为了迎合监管要求,调低费用率(调高赔付率)。


激烈的市场竞争及拼费用,也导致了部分中小险企综合成本率上升。东吴证券分析师胡翔分析认为,近年来财险业务综合成本率上行压力加大,核心原因在于:一是车险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各公司加码营销费用,费用率上行削减承保利润;二是行业巨头以“价格战”争夺市场份额,保费充足度下滑影响赔付率。


尤其是,车险费改深化带来更宽松的自主定价空间,拉低折扣下限、加剧市场竞争。车险三次费改进一步放宽四川、山西、福建等地区的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且市场预期下半年可能向全国推广。根据新系数测算,车险最高折扣率有望低至基准保费的20%,例如厦门地区最低折扣系数=0.7(自主核保系数)*0.7(自主渠道系数)*0.4(NCD无赔款优待系数)=0.196。因此,业内人士预计后续件均保费将进一步下滑,定价能力差的中小公司赔付率承压。


龙头财险公司被罚


虽多但影响小


在“拼费用”的过程中,虽然大型财险公司被罚金额和频率较高,但大型财险公司与中小型财险公司付出成本却大相径庭。


“市场份额角度,中小公司在费改压力下可能逐步退出车险市场(承保利润率很薄,必须形成规模效应),而龙头公司凭借对车险产业链的深度把控,及数据、定价、服务等优势,预计市场占有率仍将提升,车险市场的寡头垄断将进一步深化。” 胡翔认为。


《证券日报》记者近期获得的多份独家数据也印证出,今年一季度,上市财险公司等大型险企综合成本率、综合赔付率和综合费用率均呈现稳中有降态势,而一些中小财险公司这三项指标却有所上升。


例如,上述在7月份处罚金额合计最多的某大型财险公司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公司的综合成本率分别为97.26%和95.68%,综合赔付率分别为62.43%和61.18%,整体有所改善。


而上述被罚的另一家中小财险公司今年一季度的综合成本率、综合赔付率和综合费用率均呈现上升态势,这三项指标分别为102.95%、61.74%和 41.20%。其中,综合成本率超过了100%。

(来源:证券日报 2018-08-04 00:31) [点击查看原文]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苏向杲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专业中介家数最多财险公司罚金占比逾六成

今年下半年以来,严监管持续。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7月份单月,银保监会共处罚39家险企,包括25家专业中介机构(含保险经纪公司),11家财险公司,3家寿险公司,此外还有1家银行兼业代理机构也被罚。这40家机构合计被罚1644万元。

尽管被罚专业中介机构数量占多数,但财险公司罚金却占了“大头”。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7月份银保监会合计对11家财险公司罚款约1040万元,占比达到63%,其中有4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797万元,占比近五成。

罚金位居第二位的是专业中介机构,7月份银保监会对专业中介罚款达427万元。而银保监会对寿险公司与兼业中介的罚款金额较少,合计不足200万元。在监管部门对寿险公司产品研发、销售等环节严监管后,寿险公司违规行为明显减少,专业中介罚金升至第二位。

11家财险公司

被罚超千万元

龙头财险公司的罚金依然占据了保险行业罚金的绝大多数。统计数据显示,7月份银保监会合计对11家财险公司罚款约1040万元,其中有4家头部财险公司合计被罚797万元,占比近五成。

以单笔处罚金额最多(单笔处罚超过100万元)的某上市公司旗下财险公司为例。内蒙古保监局披露的信息显示,经查该财险公司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存在以下违法行为:

一是编制虚假资料。2017年该公司鄂尔多斯中心支公司不实列支宣传活动费30万元、燃油费17.16万元,合计47.16万元,用于发放业务人员维护费用以及业务激励费用。

二是虚构中介业务。该财险公司将与其合作的代理机构业务虚挂至其他个人代理人名下,并通过个人代理人将手续费转支付给实际合作代理机构,合计保费80.61万元,手续费31.1万元。

实际上,《证券日报》记者对上述11家财险公司处罚原因梳理显示,财务数据不真实(包括编制虚假资料)、给予投保人合同外利益等为今年以来财险公司被罚的重灾区。

再以合计处罚金额最高的另一家上市险企旗下财险公司为例。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该财险公司10家分支机构(分公司、支公司)被多地保监局合计罚款300余万元,罚款原因也集中在虚列费用、编制虚假资料、给予投保人其他利益。

车险拼费用

竞争白热化

实际上,无论是虚列费用、还是编制虚假材料,均与财险公司在车险市场的“拼费用”不无关系。

年初以来,监管压力倒逼财产险公司强化费用管控,银保监会(不含地方监管局)针对险企违规经营累计开出42张监管函和25张行政处罚书,尤其关注财车险等财险销售端的市场乱象,共计约31家财产险公司受牵连。

就今年财险处罚频发的情况,东北证券研报认为有以下三大原因:其一,车险是红海市场,险企间的手续费竞争尤为激烈;其二,商车二次费改落地后,部分险企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将赔付节省的费用转投销售环节;其三,为了迎合监管要求,调低费用率(调高赔付率)。

激烈的市场竞争及拼费用,也导致了部分中小险企综合成本率上升。东吴证券分析师胡翔分析认为,近年来财险业务综合成本率上行压力加大,核心原因在于:一是车险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各公司加码营销费用,费用率上行削减承保利润;二是行业巨头以“价格战”争夺市场份额,保费充足度下滑影响赔付率。

尤其是,车险费改深化带来更宽松的自主定价空间,拉低折扣下限、加剧市场竞争。车险三次费改进一步放宽四川、山西、福建等地区的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且市场预期下半年可能向全国推广。根据新系数测算,车险最高折扣率有望低至基准保费的20%,例如厦门地区最低折扣系数=0.7(自主核保系数)*0.7(自主渠道系数)*0.4(NCD无赔款优待系数)=0.196。因此,业内人士预计后续件均保费将进一步下滑,定价能力差的中小公司赔付率承压。

龙头财险公司被罚

虽多但影响小

在“拼费用”的过程中,虽然大型财险公司被罚金额和频率较高,但大型财险公司与中小型财险公司付出成本却大相径庭。

“市场份额角度,中小公司在费改压力下可能逐步退出车险市场(承保利润率很薄,必须形成规模效应),而龙头公司凭借对车险产业链的深度把控,及数据、定价、服务等优势,预计市场占有率仍将提升,车险市场的寡头垄断将进一步深化。” 胡翔认为。

《证券日报》记者近期获得的多份独家数据也印证出,今年一季度,上市财险公司等大型险企综合成本率、综合赔付率和综合费用率均呈现稳中有降态势,而一些中小财险公司这三项指标却有所上升。

例如,上述在7月份处罚金额合计最多的某大型财险公司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公司的综合成本率分别为97.26%和95.68%,综合赔付率分别为62.43%和61.18%,整体有所改善。

而上述被罚的另一家中小财险公司今年一季度的综合成本率、综合赔付率和综合费用率均呈现上升态势,这三项指标分别为102.95%、61.74%和 41.20%。其中,综合成本率超过了100%。

(来源:证券日报 2018-08-04 00:31) [点击查看原文] wzw4王中王
本文地址:http://www.wzw4.com/index.php/post/465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炮姐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