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调控年中之变:5个月下发万亿专项债 搭配合理充裕流动性

 炮姐   2018-08-04 20:14   18 人阅读  0 条评论
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行至下半年,基建再度归来。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称,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这一定调被外界视为是中国宏观政策转向的标志。基建领域尤为明显。自去年年底以来,包头、呼和浩特等多地的轨道交通项目曾被叫停。而现在,在加大基建补短板力度的政策背景下,地方基建投资的冲动将如何被唤醒?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对经济观察报说,补短板的定位给基础设施领域建设的发力方向设定了条件。一是本来就要做且有迫切需求的基础设施,比如一些重要的环保工程和重要的交通枢纽的建设。其次条件也需要比较成熟,有可靠的资金保障进入以及成熟的运作方式。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表示:“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释放一个新的信号,就是可能会选择一些看得准的或者认为比较重要的,还是下定决心投。这是在国家战略高度来思考此问题,也是应对国际形势变化采取的一个重要举措。这对于稳定经济、稳定市场预期,为将来长远的经济发展打基础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发生变化的不仅仅是基建。在财政政策之外,决策层对货币政策的表述也与此前有所不同。对比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强力去杠杆的政策推进,此番变化更为明显。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经济观察报表示,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的定调从此前多次提及的“稳健中性”转为“稳健”,意味着货币政策边际宽松。“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与“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出现,意味着宽松是有限度的,总闸门还在,就不会“大水漫灌”。

从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传递的信息看,财政和货币政策所有这些调整,均是为了六个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在诸多复杂环境和矛盾的背景下,这次政策调整会改变以往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吗?

补基建:万亿专项债待发

在7月31日的那次会议召开之前,相继发布的数据和高层释放的信号已经预示了此番政策调整迫在眉睫。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创近20年来的最低增速。其中上半年全国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为7.3%,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速回落了13.8个百分点。在国家统计局的投资统计图图标上,一度在今年1-2月份回弹的投资增速,在进入3月后开始逐月下滑。

7月2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西藏考察时提出要加快补齐短板,通过扩大有效投资,加快中西部基础设施建设。青海、广东、湖北等多个省份也开始纷纷提出下半年将加快重点项目投资。

作为历来基建投资重点区域的西部省份,却成了今年上半年投资增速回落速度最快的地区。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东部地区投资同比增长5.5%,增速比1-5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中部地区投资增长9.1%,增速回落0.2个百分点;西部地区投资增长3.4%,增速回落0.8个百分点;东北地区投资增长6.3%,增速提高4.1个百分点。2018年上半年,青海省全省500万元及以上固定资产投资完成1286.2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6%,全省基础设施完成投资比上年同期仅增长0.6%。

发力投资已是必然之势。潘建成对经济观察报说,“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做好六个稳。即7月31日会议上提出的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张占斌表示:“稳就业、稳金融需要一定量的投资跟上,否则稳不住。但有一些去产能的领域出现了投资的天花板。所以一些重要的基础设施,通过仔细的挖掘、认真的研判,从长远来讲,假使暂时挣不了什么钱,也是有战略意义的。对于稳定经济,带动就业等其他方面的发展都有好处,是需要做的。”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的“基建补短板”,其实短板目标也已有所指。在这次会议一周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在交通、油气、电信等领域推进一批以民间投资为主、投资回报机制明确、商业潜力大的项目。完善外商再投资鼓励政策,加快已签约外资项目落地。对接发展和民生需要,推进建设和储备一批重大项目。

按照这一信号,交通、油气、电信、民生等领域的重大项目将会得到优先补短板,同时中央希望民间投资能成为主力。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经济观察报称,上半年抑制基建投资的最大因素将得到缓解,基建投资将迎来反弹。

自去年底以来,包头、呼和浩特等多地的轨道交通项目被叫停,如今在基建投资反弹的情况下,这些项目是否会重启成为了市场新的疑问。

张占斌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自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中央一直在强调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因此多地重大基建项目被叫停。他说,“只是这些项目现在不做,不等于将来不做。”

不过,潘向东认为,“接下来国家对基建的支持是结构性的。国家对于轨道交通项目的门槛大幅提高,52号文(即:《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国办发[2018]52号)将地方财政收入、 GDP 指标要求提高到原有规定的三倍,因此被叫停轨道交通项目不会重启。”

既要去杠杆,又要防范债务风险,还要补基础设施短板,钱从何来?

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督促地方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引导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对必要的在建项目要避免资金断供、工程烂尾。

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还表示,加快今年1.3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在推动在建基础设施项目上早见成效。

根据7月18日财政部发布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全国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4109亿元。其中,专项债券3673亿元。对比,今年地方专项债券1.35万亿元的计划规模,将有近1万亿的专项债券在今年年底前释放。

货币闸门:合理充裕的流动性

与之搭配的还有“合理充裕的流动性”。

7月31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潘建成表示,“合理充裕潜在的含义是,金融监管不搞一刀切,金融监管不能影响到整个经济面出现紧张。化解风险与服务实体经济两个不能够有所偏颇”。

在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看来,“从政治局会议消息来看,当下整个的宏观调控政策确实出现一些调整,还是希望市场上保持稍微充裕一点的流动性”。

2018年7月13日,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社会融资总量累计为9.1万亿元,同比少增2.03万亿元,而以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承兑汇票加总计算的表外融资则在上半年累计同比少增超3.7万亿元。

在实体信用收紧程度不断加深的情况下,上半年企业信用风险事件频发。根据统计,截至6月27日,共有25只债券违约,16只为民企债。违约主体增至13家,其中7家主体的信用债发生首次违约。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当前中国的宏观杠杆率还比较高,所以下半年还要坚定不移地做好去杠杆工作。但不能简单的为了去杠杆而去杠杆,要以金融怎么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为标准。”

7月31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王远鸿向经济观察报分析:“因为上半年监管的措施比较严,去杠杆比较厉害,所以社会融资规模下降的比较快,最终导致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撑的力度不够。因此会议对下半年政策做了相应的调整,在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上加以适当的调整,以保证流动性供应充裕,但去杠杆依旧是大的方向与原则。”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此次货币政策边际宽松与2015年的全面宽松不同。“一方面,今年经济下行压力没有2015年那么大,没必要放水刺激总需求,并且放水对经济增长的提振作用已经越来越小;另一方面,会议提出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当前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低,‘资产荒’下,上半年房地产市场依然火爆,如果放水,资金进入楼市,又将吹大泡沫,推升房价,与会议目标明显不符。”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对经济观察报分析称,可以看得出来,现在经济压力比较大。自去年来在去杠杆、严监管的环境下,金融资源有所收缩,中小企业、民间资本的融资变得困难。此次中央政治局传达的信号也是想通过金融监管的稍微放松,来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促进实体经济的平稳发展。

对于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对下半年的调控政策的定调,潘建成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实际上对中国的宏观调控能力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实现精准化的宏观调控,实现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更好的配合”。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8-08-04 07:47) [点击查看原文]
lzl6833386 发表于 2018-08-04 08:26:08 lzl6833386 : 青海省就不能投资,一投资就巨亏,盐湖股份就是好榜样,六百亿投资打水漂,也没人承担责任 十年投资,股票跌十年
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行至下半年,基建再度归来。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称,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这一定调被外界视为是中国宏观政策转向的标志。基建领域尤为明显。自去年年底以来,包头、呼和浩特等多地的轨道交通项目曾被叫停。而现在,在加大基建补短板力度的政策背景下,地方基建投资的冲动将如何被唤醒?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对经济观察报说,补短板的定位给基础设施领域建设的发力方向设定了条件。一是本来就要做且有迫切需求的基础设施,比如一些重要的环保工程和重要的交通枢纽的建设。其次条件也需要比较成熟,有可靠的资金保障进入以及成熟的运作方式。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表示:“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释放一个新的信号,就是可能会选择一些看得准的或者认为比较重要的,还是下定决心投。这是在国家战略高度来思考此问题,也是应对国际形势变化采取的一个重要举措。这对于稳定经济、稳定市场预期,为将来长远的经济发展打基础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发生变化的不仅仅是基建。在财政政策之外,决策层对货币政策的表述也与此前有所不同。对比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强力去杠杆的政策推进,此番变化更为明显。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经济观察报表示,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的定调从此前多次提及的“稳健中性”转为“稳健”,意味着货币政策边际宽松。“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与“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出现,意味着宽松是有限度的,总闸门还在,就不会“大水漫灌”。

从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传递的信息看,财政和货币政策所有这些调整,均是为了六个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在诸多复杂环境和矛盾的背景下,这次政策调整会改变以往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吗?

补基建:万亿专项债待发

在7月31日的那次会议召开之前,相继发布的数据和高层释放的信号已经预示了此番政策调整迫在眉睫。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创近20年来的最低增速。其中上半年全国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为7.3%,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速回落了13.8个百分点。在国家统计局的投资统计图图标上,一度在今年1-2月份回弹的投资增速,在进入3月后开始逐月下滑。

7月2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西藏考察时提出要加快补齐短板,通过扩大有效投资,加快中西部基础设施建设。青海、广东、湖北等多个省份也开始纷纷提出下半年将加快重点项目投资。

作为历来基建投资重点区域的西部省份,却成了今年上半年投资增速回落速度最快的地区。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东部地区投资同比增长5.5%,增速比1-5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中部地区投资增长9.1%,增速回落0.2个百分点;西部地区投资增长3.4%,增速回落0.8个百分点;东北地区投资增长6.3%,增速提高4.1个百分点。2018年上半年,青海省全省500万元及以上固定资产投资完成1286.2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6%,全省基础设施完成投资比上年同期仅增长0.6%。

发力投资已是必然之势。潘建成对经济观察报说,“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做好六个稳。即7月31日会议上提出的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张占斌表示:“稳就业、稳金融需要一定量的投资跟上,否则稳不住。但有一些去产能的领域出现了投资的天花板。所以一些重要的基础设施,通过仔细的挖掘、认真的研判,从长远来讲,假使暂时挣不了什么钱,也是有战略意义的。对于稳定经济,带动就业等其他方面的发展都有好处,是需要做的。”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的“基建补短板”,其实短板目标也已有所指。在这次会议一周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在交通、油气、电信等领域推进一批以民间投资为主、投资回报机制明确、商业潜力大的项目。完善外商再投资鼓励政策,加快已签约外资项目落地。对接发展和民生需要,推进建设和储备一批重大项目。

按照这一信号,交通、油气、电信、民生等领域的重大项目将会得到优先补短板,同时中央希望民间投资能成为主力。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经济观察报称,上半年抑制基建投资的最大因素将得到缓解,基建投资将迎来反弹。

自去年底以来,包头、呼和浩特等多地的轨道交通项目被叫停,如今在基建投资反弹的情况下,这些项目是否会重启成为了市场新的疑问。

张占斌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自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中央一直在强调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因此多地重大基建项目被叫停。他说,“只是这些项目现在不做,不等于将来不做。”

不过,潘向东认为,“接下来国家对基建的支持是结构性的。国家对于轨道交通项目的门槛大幅提高,52号文(即:《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国办发[2018]52号)将地方财政收入、 GDP 指标要求提高到原有规定的三倍,因此被叫停轨道交通项目不会重启。”

既要去杠杆,又要防范债务风险,还要补基础设施短板,钱从何来?

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督促地方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引导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对必要的在建项目要避免资金断供、工程烂尾。

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还表示,加快今年1.3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在推动在建基础设施项目上早见成效。

根据7月18日财政部发布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全国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4109亿元。其中,专项债券3673亿元。对比,今年地方专项债券1.35万亿元的计划规模,将有近1万亿的专项债券在今年年底前释放。

货币闸门:合理充裕的流动性

与之搭配的还有“合理充裕的流动性”。

7月31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潘建成表示,“合理充裕潜在的含义是,金融监管不搞一刀切,金融监管不能影响到整个经济面出现紧张。化解风险与服务实体经济两个不能够有所偏颇”。

在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看来,“从政治局会议消息来看,当下整个的宏观调控政策确实出现一些调整,还是希望市场上保持稍微充裕一点的流动性”。

2018年7月13日,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社会融资总量累计为9.1万亿元,同比少增2.03万亿元,而以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承兑汇票加总计算的表外融资则在上半年累计同比少增超3.7万亿元。

在实体信用收紧程度不断加深的情况下,上半年企业信用风险事件频发。根据统计,截至6月27日,共有25只债券违约,16只为民企债。违约主体增至13家,其中7家主体的信用债发生首次违约。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当前中国的宏观杠杆率还比较高,所以下半年还要坚定不移地做好去杠杆工作。但不能简单的为了去杠杆而去杠杆,要以金融怎么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为标准。”

7月31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王远鸿向经济观察报分析:“因为上半年监管的措施比较严,去杠杆比较厉害,所以社会融资规模下降的比较快,最终导致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撑的力度不够。因此会议对下半年政策做了相应的调整,在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上加以适当的调整,以保证流动性供应充裕,但去杠杆依旧是大的方向与原则。”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此次货币政策边际宽松与2015年的全面宽松不同。“一方面,今年经济下行压力没有2015年那么大,没必要放水刺激总需求,并且放水对经济增长的提振作用已经越来越小;另一方面,会议提出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当前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低,‘资产荒’下,上半年房地产市场依然火爆,如果放水,资金进入楼市,又将吹大泡沫,推升房价,与会议目标明显不符。”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对经济观察报分析称,可以看得出来,现在经济压力比较大。自去年来在去杠杆、严监管的环境下,金融资源有所收缩,中小企业、民间资本的融资变得困难。此次中央政治局传达的信号也是想通过金融监管的稍微放松,来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促进实体经济的平稳发展。

对于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对下半年的调控政策的定调,潘建成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实际上对中国的宏观调控能力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实现精准化的宏观调控,实现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更好的配合”。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8-08-04 07:47) [点击查看原文] 搜狗王中王
本文地址:http://www.wzw4.com/index.php/post/463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炮姐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