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投资运营公司“管资本”仍存掣肘

 炮姐   2018-08-04 20:13   5 人阅读  0 条评论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的重要抓手。《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调研获悉,目前中央、地方两级组建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数量已达百余户,相关试点在取得一定成效的同时,也面临着权责不清、独立性不足、政策不配套等问题,亟待进一步深化改革。


加速:逾百户试点企业吹响“集结号”


今年6月,经江苏省委省政府批准,江苏省国信集团成为江苏省首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稍早前,陕西省首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陕西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揭牌。


国资委的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开展了104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为国资监管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提供了有力抓手。


记者调研发现,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推动下,国有资本的布局得到了进一步优化。比如,国家开发投资公司通过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将煤炭业务的500多亿元资产划出,有力推动了央企煤炭资源整合;中粮集团聚焦粮油糖棉四大核心主业,主动退出金帝巧克力、君顶酒庄等业务,清理低效无效资产75亿元,带动国有资本的回报水平大幅提高。


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王会生说,近年来公司不断加大对经济社会发展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的投资力度,如为缓解京津冀水资源短缺问题,投资建设的天津北疆电厂一期日产20万吨海水淡化项目已成功进入市政管网,二期在建的30万吨海水淡化项目全部采用国产化设备,投产后将是全国最大的海水淡化基地。


通过设立成规模、成体系的基金系,国有资本的引领放大作用也得到了体现。上海在全国较早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目前拥有上海国际集团、国盛集团两大平台公司。这两大平台先后发起设立科创、国企改革、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上海国企ETF”基金也成功发行,各类基金规模近1500亿元


“从相对固化的国有资产,到非常灵活的国有资本。在试点的过程中,国有资产的流动性增强了,整个经济体的活力也会提升。”上海国企改革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负责人周道洪说。


国资委统计显示,2017年10家试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央企实现利润总额3056亿元,同比增长25%,连续两年明显高于央企平均水平。


制约:权责不清、独立性不足、政策不配套


在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看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成立,可以有效规避政府对市场的直接干预,真正实现政企分开。


记者调研发现,要实现上述转变,目前还存在多方面的不足:


第一,国有资本所有权和经营权边界不清晰。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这其中,如何向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授权非常关键。


李锦表示,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要科学界定国有资本“所有权与经营权”的边界。比如,在企业日常经营中,以维持和扩大正常经营为目的的资产处置情况经常发生,若事事报批,势必影响经营成本与效率。有必要充分授予经营者部分出资人权利,以利企业完成经营任务。


第二,平台公司独立性、专业化程度不够。“我们现在投的项目,多半是地方政府拍板决定的项目,也就是俗称的‘戴帽’项目。虽然这些项目对地方的经济转型升级很重要,但总做这个使得平台的独立性和专业化水平受限。”一位地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负责人说。


记者调研发现,有相当一部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由政府经济管理部门、行业性公司通过改制设立的,这些投资运营公司某种程度上仍是政府“手臂”的延伸,或是“二政府”,行政管理色彩没有完全根除。体制方面的不健全,导致投资运营公司不能完全按照市场的需求进行运作。


第三,相关政策不配套。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调整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为使命,需在国有企业范围内开展资源重组整合。如国有股权在央企间的无偿划转,按现有规定需缴纳企业所得税等税费,但无偿划转并未产生实际收益,缴纳税款将徒增改革成本,影响了企业的积极性;若不在国企之间进行股权划转流动,则国有资产投资、运营公司难以发挥促进国有资本流动的功效。


一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被列为试点企业后除了将旗下低效资产无偿划转给产业链相关企业外,一直没有安排其他企业的股权划入,其所谓的试点只能停留在对二级公司的授权、松绑方面,“这样的改革仍局限在企业内部,难以带动国有资本布局调整和提升流动性。”


建言:三层架构应尽快“各归其位”


如果把目前的国企比作“运动员”,国资委比作“裁判员”和“教练员”的话,随着国资国企改革的深化,未来国资委的“裁判员”职能将进一步厘清,国有资本运营、投资公司则将成为相对独立的“教练员”。至于国企这个“运动员”,应引入市场化手段来激发其竞争活力。


“要通过改革,使得国资监管机构以‘监’为主,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管’为主,企业本身以经营为主,做到三者各归其位。”李锦认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陈清泰表示,今后宜明确界定国资监管机构的监管对象,也就是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及国家认定的需要直接管理的少数特殊企业;同时,清晰界定国资监管机构的职责和履职方式,在公司法和相关法律基础上建立监管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监管程序,不穿越被监管的投资、运营公司去干预具体国企的经营。


最新出台的《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提出,采取国有资产监管机构授予出资人职责和政府直接授予出资人职责两种模式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通过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履行出资人职责,促进国有资本合理流动,优化国有资本布局,使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战略目标。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要真正提升专业化水平,需要大量的投行、证券、资管、财务和法律类专业人才。上海国盛集团董事长寿伟光认为,可以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积极探索人力资源的市场化配置,以基金管理公司及有条件的基层企业为试点,探索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通过市场化方式引进和选聘高管人员。同时,探索建立有竞争力的分配激励机制,提高薪酬分配的市场化、规范化水平。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8-08-02 06:01) [点击查看原文]
这到向市场经济进了一步,企业怎么搞是企业的事,它有股东会和董事会,不要那儿瞎捣蛋,不要那儿喊支持这个支持那个,一哈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哟,金融要支持实体经济哟,听起焦人得很。政企要分开,要象在搞市场经济。实体也好,虚拟也好,只要是企业,毫无疑问,它就只能是为它的股东服务,实现股东财富最大化。不管哪个企业,只要它离开为它的股东服务的方向,那这个企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这样的企业办起来做什么?股东出钱办企业目的就是为了挣钱的。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的重要抓手。《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调研获悉,目前中央、地方两级组建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数量已达百余户,相关试点在取得一定成效的同时,也面临着权责不清、独立性不足、政策不配套等问题,亟待进一步深化改革。

加速:逾百户试点企业吹响“集结号”

今年6月,经江苏省委省政府批准,江苏省国信集团成为江苏省首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稍早前,陕西省首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陕西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揭牌。

国资委的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开展了104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为国资监管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提供了有力抓手。

记者调研发现,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推动下,国有资本的布局得到了进一步优化。比如,国家开发投资公司通过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将煤炭业务的500多亿元资产划出,有力推动了央企煤炭资源整合;中粮集团聚焦粮油糖棉四大核心主业,主动退出金帝巧克力、君顶酒庄等业务,清理低效无效资产75亿元,带动国有资本的回报水平大幅提高。

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王会生说,近年来公司不断加大对经济社会发展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的投资力度,如为缓解京津冀水资源短缺问题,投资建设的天津北疆电厂一期日产20万吨海水淡化项目已成功进入市政管网,二期在建的30万吨海水淡化项目全部采用国产化设备,投产后将是全国最大的海水淡化基地。

通过设立成规模、成体系的基金系,国有资本的引领放大作用也得到了体现。上海在全国较早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目前拥有上海国际集团、国盛集团两大平台公司。这两大平台先后发起设立科创、国企改革、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上海国企ETF”基金也成功发行,各类基金规模近1500亿元

“从相对固化的国有资产,到非常灵活的国有资本。在试点的过程中,国有资产的流动性增强了,整个经济体的活力也会提升。”上海国企改革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负责人周道洪说。

国资委统计显示,2017年10家试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央企实现利润总额3056亿元,同比增长25%,连续两年明显高于央企平均水平。

制约:权责不清、独立性不足、政策不配套

在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看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成立,可以有效规避政府对市场的直接干预,真正实现政企分开。

记者调研发现,要实现上述转变,目前还存在多方面的不足:

第一,国有资本所有权和经营权边界不清晰。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这其中,如何向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授权非常关键。

李锦表示,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要科学界定国有资本“所有权与经营权”的边界。比如,在企业日常经营中,以维持和扩大正常经营为目的的资产处置情况经常发生,若事事报批,势必影响经营成本与效率。有必要充分授予经营者部分出资人权利,以利企业完成经营任务。

第二,平台公司独立性、专业化程度不够。“我们现在投的项目,多半是地方政府拍板决定的项目,也就是俗称的‘戴帽’项目。虽然这些项目对地方的经济转型升级很重要,但总做这个使得平台的独立性和专业化水平受限。”一位地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负责人说。

记者调研发现,有相当一部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由政府经济管理部门、行业性公司通过改制设立的,这些投资运营公司某种程度上仍是政府“手臂”的延伸,或是“二政府”,行政管理色彩没有完全根除。体制方面的不健全,导致投资运营公司不能完全按照市场的需求进行运作。

第三,相关政策不配套。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调整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为使命,需在国有企业范围内开展资源重组整合。如国有股权在央企间的无偿划转,按现有规定需缴纳企业所得税等税费,但无偿划转并未产生实际收益,缴纳税款将徒增改革成本,影响了企业的积极性;若不在国企之间进行股权划转流动,则国有资产投资、运营公司难以发挥促进国有资本流动的功效。

一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被列为试点企业后除了将旗下低效资产无偿划转给产业链相关企业外,一直没有安排其他企业的股权划入,其所谓的试点只能停留在对二级公司的授权、松绑方面,“这样的改革仍局限在企业内部,难以带动国有资本布局调整和提升流动性。”

建言:三层架构应尽快“各归其位”

如果把目前的国企比作“运动员”,国资委比作“裁判员”和“教练员”的话,随着国资国企改革的深化,未来国资委的“裁判员”职能将进一步厘清,国有资本运营、投资公司则将成为相对独立的“教练员”。至于国企这个“运动员”,应引入市场化手段来激发其竞争活力。

“要通过改革,使得国资监管机构以‘监’为主,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管’为主,企业本身以经营为主,做到三者各归其位。”李锦认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陈清泰表示,今后宜明确界定国资监管机构的监管对象,也就是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及国家认定的需要直接管理的少数特殊企业;同时,清晰界定国资监管机构的职责和履职方式,在公司法和相关法律基础上建立监管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监管程序,不穿越被监管的投资、运营公司去干预具体国企的经营。

最新出台的《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提出,采取国有资产监管机构授予出资人职责和政府直接授予出资人职责两种模式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通过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履行出资人职责,促进国有资本合理流动,优化国有资本布局,使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战略目标。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要真正提升专业化水平,需要大量的投行、证券、资管、财务和法律类专业人才。上海国盛集团董事长寿伟光认为,可以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积极探索人力资源的市场化配置,以基金管理公司及有条件的基层企业为试点,探索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通过市场化方式引进和选聘高管人员。同时,探索建立有竞争力的分配激励机制,提高薪酬分配的市场化、规范化水平。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8-08-02 06:01) [点击查看原文] wzw4搜狗王中王
本文地址:http://www.wzw4.com/index.php/post/453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炮姐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