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良:谈及未来经济发展能源主焦点,南方记者追访报道

 炮姐   2018-08-03 14:01   16 人阅读  0 条评论

南方商报记者:老师对现在能源市场怎么看,以石油煤炭为代表的“老一派”还能否维持强劲走势

叶一良:2018年能源市场的供需解构很稳,石油在目前仍是能源产业“老大哥”,整个2018年上半年,总体供应收紧,受益于欧派克减产协议的达成,油价内在推动力增强,而且美国对伊朗委内瑞拉的石油制裁致使全球原油供应收紧。2018年下半年要注意石油的两大敌人,第一是老对手页岩油,在油价复苏的阶段,美加页岩油得以复苏,尤其是在油价重新打穿55.2美元大关后,复苏速度明显加快,在7月中旬的报告中,美页岩油产出突破980万桶/日。

第二点自然是欧派克政策落实能力,虽然目前伊朗有中俄英德法共同支持,勉力避开了欧派克背弃盟友的最差局面,但特朗普不会就这么放过欧派克。沙特6月20日就已经直面过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增产200万桶/日的压力,已经退缩的意愿,幸而有五国分担了压力,不然欧派克此次会内部大乱。

南方商报记者:我这次是代表首席金融家论坛的网友问的,新能源在未来的前景如何?能否打破对原油的需求

叶一良:短期内新能源汽车还不会对现有汽车行业格局造成大变动,长期来看慢慢占据主流肯定是不能避免。

南方商报记者:老师对新能源汽车前景这么看好,有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给粉丝的?

叶一良:我从去年开始在陆续增持三支新能源汽车概念,长隆、乐视和中航。5月不得不认栽,从贾总的大饼里逃了出来。“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说的不仅是孙总,更是所有被迫出局的股东。我个人在宁波、常德、嘉兴和沈阳做了十几笔投资,有电池技术的,也有自动驾驶技术的,还有同城快递领域。朋友们可以选择一些基本面较好的中小企投资,小熊是个不错的选择,不少业内的朋友都在它身上下了重注。

新时代经济必然是可持续发展经济,能源会成为未来主流焦点

南方商报记者:谢谢老师,老师对疫苗事件有什么看法吗?我看您在微博上欲言又止。

叶一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戏弄百姓的行为迟早会受到严惩。

南方商报记者:老师可以谈谈特普的看法吗?

叶一良:特普会第一次碰面可以说是一个试探了,交换两者的态度。质问俄罗操控美国大选是老生常谈的内容,一来俄罗斯不会认,二来特朗普zf也不需要这个答案。问这个问题无非就是给美国国民一个交代,我没有屈服,美俄仍是敌人。作为冷战的牺牲品,美国基于农业、轻工业是受灾最严重的板块,而特朗普的支持者也多来自于这两个板块,特朗普需要他们的支持。

南方商报记者:这是否意味着美俄关系开始和缓?

叶一良:关系和缓有可能,走向正常化不可能。美国吃过了一国独大的好处,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走势,利用自己的体积尽量“横冲直撞”是当前最佳的选择。

南方商报记者:我们看您在文章中反复提到美债利率曲线,美债到底有什么隐患能够让您这样的专业机构如此担忧?

叶一良:美债利率曲线是整个经济市场中最重要的指标之一,首先是债市的健康状况,由于人们偏好中短期流动性的资金,因此中短期利率水平会低于长期利率水平。这个数据被重视起来源于“格林斯潘(AlanGreenspan)利率之谜”,04年初尽管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上升了200个基本点,但美国国库券长期利率却明显下降,这种现象显然在近来是绝无仅有的。

2006年2月时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在面临美债收益率严重趋平的现象时,表示此现象不足为虑,且不会被认为是未来经济放缓的信号,然而在短短21个月后,美国经济发生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

南方商报记者:按照老师刚刚讲的,这应该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指标,那么它是如何形成的呢?麻烦叶老师给我们好好讲讲。

叶一良:它的形成原因至今还拿不出有效的证明,我把几个主流的假说讲一下。普遍认为债券利率倒挂的原因归咎于经济疲软,这个观点被“供应学派”认同,但被货币主义者质疑,因为在部分国家地区,出现经济看涨的阶段性信号,也没能阻止长期利率的下行。

第二个假说认为这是养老基金作用的结果。退休人口不断增加,退休计划的资金供给不足,一些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不得不在投资组合中增加长期债券的配比。这个假说可以从英法两国的长期债券热销中得到数据支持。但也有一个很难解释的地方,养老基金短缺发生的调整远远不足影响到长期利率的下行。

第三个假说认为是国外机构大量持有美国国债影响到了长期利率。这个解释在现在都有可依据的地方,毕竟各国央妈大量购买美债的确降低了长期利率的下降,另一方面由于美债持有者大量卖出美债,也会影响到美债的利率。但无法解释为何非美货币计价长期债券的利率也在下降。

南方商报记者:没想到我们不关注的美债利率影响力这么大,那叶先生认为现在美国会怎么处理这个情况呢?

叶一良:首先是美联储必须要调整联邦基金利率。在过去的50年里,每次债券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美国就将在接下去的一年或者两年内陷入衰退。美联储必须为即将到来的衰退期做准备,也就是尽快加息,这样在经济衰退期和将来的恢复期内都有降息的空间。保持利率曲线的张力是基础,上个月鲍威尔讲话中,试图向市场传达一个信息,短期利率上涨的原因是因为加息。而叶师的看法是,美联储依旧会继续加息,且3个月必加一次,以期在2019年年底把利率回归到正常甚至略微收紧。

特朗普在直言很不喜欢美联储加息的行为,归根到底还是两者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同,特朗普希望在经济衰退到来之前减小贸易逆差,尽量通过市场张力带动经济发展,以提高美国自身在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期间的竞争力。鲍威尔不同,鲍威尔是货币学的拥趸者,而货币主义者认为基本目标在于将通货膨胀置于控制之下,为此则必须严格控制货币供应。FED从1979年10月开始推行新政策后,对于利率的控制开始成为常规政策工具。至于具体的转变,关注经济史的朋友肯定非常清楚了。

南方商报记者:我代表粉丝朋友谢谢老师的悉心讲解,我看到在网上有您的讲座,您现在还在讲课吗?

叶一良:每个月会在余杭这边上课,在杭州附近的朋友可以过来互相学习交流。现在也在尝试做直播,不能来现场听课的朋友可以来看看。直播的时间我们集团还在商议,有的朋友希望能放在股市休市之前,有的朋友希望放在晚上外盘时间段,具体时间我们会尊重朋友们的反馈意见,也请朋友们多提建议。

南方财报记者:谢谢叶老师,今天真是受益匪浅,打扰您了。

叶一良:互相交流学习。
提示:用户在社区发表的所有资料、言论等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证券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南方商报记者:老师对现在能源市场怎么看,以石油煤炭为代表的“老一派”还能否维持强劲走势

叶一良:2018年能源市场的供需解构很稳,石油在目前仍是能源产业“老大哥”,整个2018年上半年,总体供应收紧,受益于欧派克减产协议的达成,油价内在推动力增强,而且美国对伊朗委内瑞拉的石油制裁致使全球原油供应收紧。2018年下半年要注意石油的两大敌人,第一是老对手页岩油,在油价复苏的阶段,美加页岩油得以复苏,尤其是在油价重新打穿55.2美元大关后,复苏速度明显加快,在7月中旬的报告中,美页岩油产出突破980万桶/日。

第二点自然是欧派克政策落实能力,虽然目前伊朗有中俄英德法共同支持,勉力避开了欧派克背弃盟友的最差局面,但特朗普不会就这么放过欧派克。沙特6月20日就已经直面过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增产200万桶/日的压力,已经退缩的意愿,幸而有五国分担了压力,不然欧派克此次会内部大乱。

南方商报记者:我这次是代表首席金融家论坛的网友问的,新能源在未来的前景如何?能否打破对原油的需求

叶一良:短期内新能源汽车还不会对现有汽车行业格局造成大变动,长期来看慢慢占据主流肯定是不能避免。

南方商报记者:老师对新能源汽车前景这么看好,有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给粉丝的?

叶一良:我从去年开始在陆续增持三支新能源汽车概念,长隆、乐视和中航。5月不得不认栽,从贾总的大饼里逃了出来。“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说的不仅是孙总,更是所有被迫出局的股东。我个人在宁波、常德、嘉兴和沈阳做了十几笔投资,有电池技术的,也有自动驾驶技术的,还有同城快递领域。朋友们可以选择一些基本面较好的中小企投资,小熊是个不错的选择,不少业内的朋友都在它身上下了重注。

新时代经济必然是可持续发展经济,能源会成为未来主流焦点

南方商报记者:谢谢老师,老师对疫苗事件有什么看法吗?我看您在微博上欲言又止。

叶一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戏弄百姓的行为迟早会受到严惩。

南方商报记者:老师可以谈谈特普的看法吗?

叶一良:特普会第一次碰面可以说是一个试探了,交换两者的态度。质问俄罗操控美国大选是老生常谈的内容,一来俄罗斯不会认,二来特朗普zf也不需要这个答案。问这个问题无非就是给美国国民一个交代,我没有屈服,美俄仍是敌人。作为冷战的牺牲品,美国基于农业、轻工业是受灾最严重的板块,而特朗普的支持者也多来自于这两个板块,特朗普需要他们的支持。

南方商报记者:这是否意味着美俄关系开始和缓?

叶一良:关系和缓有可能,走向正常化不可能。美国吃过了一国独大的好处,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走势,利用自己的体积尽量“横冲直撞”是当前最佳的选择。

南方商报记者:我们看您在文章中反复提到美债利率曲线,美债到底有什么隐患能够让您这样的专业机构如此担忧?

叶一良:美债利率曲线是整个经济市场中最重要的指标之一,首先是债市的健康状况,由于人们偏好中短期流动性的资金,因此中短期利率水平会低于长期利率水平。这个数据被重视起来源于“格林斯潘(AlanGreenspan)利率之谜”,04年初尽管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上升了200个基本点,但美国国库券长期利率却明显下降,这种现象显然在近来是绝无仅有的。

2006年2月时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在面临美债收益率严重趋平的现象时,表示此现象不足为虑,且不会被认为是未来经济放缓的信号,然而在短短21个月后,美国经济发生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

南方商报记者:按照老师刚刚讲的,这应该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指标,那么它是如何形成的呢?麻烦叶老师给我们好好讲讲。

叶一良:它的形成原因至今还拿不出有效的证明,我把几个主流的假说讲一下。普遍认为债券利率倒挂的原因归咎于经济疲软,这个观点被“供应学派”认同,但被货币主义者质疑,因为在部分国家地区,出现经济看涨的阶段性信号,也没能阻止长期利率的下行。

第二个假说认为这是养老基金作用的结果。退休人口不断增加,退休计划的资金供给不足,一些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不得不在投资组合中增加长期债券的配比。这个假说可以从英法两国的长期债券热销中得到数据支持。但也有一个很难解释的地方,养老基金短缺发生的调整远远不足影响到长期利率的下行。

第三个假说认为是国外机构大量持有美国国债影响到了长期利率。这个解释在现在都有可依据的地方,毕竟各国央妈大量购买美债的确降低了长期利率的下降,另一方面由于美债持有者大量卖出美债,也会影响到美债的利率。但无法解释为何非美货币计价长期债券的利率也在下降。

南方商报记者:没想到我们不关注的美债利率影响力这么大,那叶先生认为现在美国会怎么处理这个情况呢?

叶一良:首先是美联储必须要调整联邦基金利率。在过去的50年里,每次债券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美国就将在接下去的一年或者两年内陷入衰退。美联储必须为即将到来的衰退期做准备,也就是尽快加息,这样在经济衰退期和将来的恢复期内都有降息的空间。保持利率曲线的张力是基础,上个月鲍威尔讲话中,试图向市场传达一个信息,短期利率上涨的原因是因为加息。而叶师的看法是,美联储依旧会继续加息,且3个月必加一次,以期在2019年年底把利率回归到正常甚至略微收紧。

特朗普在直言很不喜欢美联储加息的行为,归根到底还是两者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同,特朗普希望在经济衰退到来之前减小贸易逆差,尽量通过市场张力带动经济发展,以提高美国自身在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期间的竞争力。鲍威尔不同,鲍威尔是货币学的拥趸者,而货币主义者认为基本目标在于将通货膨胀置于控制之下,为此则必须严格控制货币供应。FED从1979年10月开始推行新政策后,对于利率的控制开始成为常规政策工具。至于具体的转变,关注经济史的朋友肯定非常清楚了。

南方商报记者:我代表粉丝朋友谢谢老师的悉心讲解,我看到在网上有您的讲座,您现在还在讲课吗?

叶一良:每个月会在余杭这边上课,在杭州附近的朋友可以过来互相学习交流。现在也在尝试做直播,不能来现场听课的朋友可以来看看。直播的时间我们集团还在商议,有的朋友希望能放在股市休市之前,有的朋友希望放在晚上外盘时间段,具体时间我们会尊重朋友们的反馈意见,也请朋友们多提建议。

南方财报记者:谢谢叶老师,今天真是受益匪浅,打扰您了。

叶一良:互相交流学习。 wzw40
本文地址:http://www.wzw4.com/index.php/post/441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炮姐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